首页 » 心情笔记 » 正文

         前言,为什么我要写这篇文章,因为今天晚上我们晚自习看了今日说法,讲的就是家暴。我当时就觉得写篇关于家暴的文章。

有没有这样一个人,曾承诺过爱你如生命?

有没有这样一个人,曾让你倾心相待,愿将一生托付?

有没有这样一个人,以爱你为借口,却一次次对你大打出手?

 国外女性公益组织YMCA发布了一则宣传片,讲述了一对夫妻从婚前的甜蜜恩爱,到婚后的拳脚相向。

视频中的丈夫,一次次说着“我爱你“,与此同时,也一次次对妻子施行家暴,可谓恐怖至极。

而当丈夫的拳头越来越重时,妻子的态度却是一直沉默。

当丈夫变得越来越暴戾,家暴次数越来越多时,妻子一直都不知道,这一切愿本可以被阻止。

“家暴”,这个曾经看起来非常遥远的词汇,却实实在在触手可及。

文章的开始,让我先来问你两个问题吧:

如果你目睹他人遭遇家暴,你会如何反应?

如果你遭遇了家暴,你会怎么做?

先别急着给出答案,因为真相往往比答案更残酷。

社会:你我也许都是施暴者

前段时间,蒋劲夫家暴女友的新闻刷爆了朋友圈。

这本是一件极其严重的恶性事件,但社会反映却令人大跌眼镜。

蒋劲夫发文承认后,评论并不是对恶性的大肆批评,而是微博红彤彤的点赞和力顶。

家暴,只有零次和一百次

“打得好,继续支持你”

“女的也不是啥好东西”

“第一次觉得家暴打得好,你女朋友属于骗财骗色的那一类”

……

施暴者收到了出乎意料的关心,而受害者却被不分青红皂白地质疑和批评。

比起中浦悠花身上、脸上、颈上的伤痕,舆论的反应或许更让她寒心。

社会心理学家Melvin Lerner指出,我们在生活中常常会得知各种各样的人遭遇不幸,但同时又要维持良好的自我感觉,于是我们发明了“被害者有罪论”。

于是,施暴者被我们当成无辜小可怜,而受害者被指责为犯了错活该。

“你们的家务事,我可管不着。”

“那女的被打,肯定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”

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”

这些在家暴中饱受摧残的女人,社会也没有给予她们应有的关爱。

2018年3月底,全国妇联第三期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显示:

家庭暴力发生率在29.7%到35.7%之间,90%以上的受害者为女性,受害女性占到女性总人口的三分之一。

在中国2.7亿个家庭中:每年有9.4万女性因无法忍受家暴自杀,每7.4秒就有一位女性被家暴,被家暴妇女平均第35次,才会选择报警。

施暴者固然可恨,但这些长久以来的社会偏见,这些事不关己的漠然态度,却成了进一步将受害者推入深渊的可怕推手。

对于家暴,你我或许都是施暴者。

家人:最残忍的夺命稻草

我看过的最恐怖的电影,不是《电锯惊魂》,不是《午夜凶铃》,而是看起来很像悬疑推理的《记忆大师》。

因为,它不是单纯恐怖事件的罗列,而是在看似荒诞的背景下,真实地反映出社会的隐藏现象——家暴。

家暴,只有零次和一百次

影片中,有一位神秘女子,她屡次被丈夫家暴,在忍无可忍之下选择了逃离。

但娘家人面对这位寻求庇护的女儿,居然选择了“不能报警,因为家丑不可外扬”。

他们任由施暴者将浑身是伤的女儿再次拖走,回到地狱的深渊。

电影很残酷,但现实远比电影更残酷。

央视曾拍过一个八集纪录片《中国反家暴纪实》,那里面的每一个事件,都令人无法直视。

家暴,只有零次和一百次

这是杨艳梅,她也曾在被家暴后寻求父母的帮助。

但她的父母却说,“他打你别动,他骂你别吭声,你就在他手里熬着,他给你打死了,那该你死。”

多可怕,又多可悲!

高台树色在《思绪万千》中写道:

“家暴一词,因为暴前面加了一个家字,便立马变得格外隐晦,且很容易无解。

实施家暴的人,无论拥有着怎样的受教育程度,都会在被发现被质问的关头喊出同一句话,我教训我自己的儿子,我管我自己的媳妇儿,跟你有什么关系啊?”

因为“暴”前有“家”,所以“要守妇道”、“家丑不可外扬”成了比生命和尊严还重要的事情。

那些受害者仅仅可以依靠的只有家人,但家人的视而不见或雪上加霜,并没有成为他们的救命稻草。

她们反抗过、逃跑过,却一次次被亲人背叛,终于无处可逃,也放弃了反抗的勇气。

这是一种习得无助。

而家人的错误态度,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自己:深受暴行,而不自知

一些受害者,虽然被社会误解,被家人舍弃,但自己仍存有一丝希望,从未放弃自己。

可更多的受害者,却是自己深受暴行,而不自知。

《神秘巨星》中,天才少女伊希娅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。

她尽心尽力地伺候着自己的丈夫,但换来的却是丈夫随心所欲的打骂。

家暴,只有零次和一百次

咖喱里忘了放盐要挨打,忘了收拾东西要挨打,丈夫回家不高兴了也要挨打……

家暴,只有零次和一百次

当妈妈为了给伊希娅买电脑而卖掉自己的耳环时,丈夫对她劈头盖脸地一顿毒打,更是让人揪心到了极点。

伊希娅忍无可忍对妈妈说:“妈妈,我们过的什么日子,求你离开爸爸吧。我不想一辈子像你一样过,这样活着的意义在哪里?”

可妈妈却生气了:

“你爸爸他有什么错,他只不过是控制不住脾气,现在哪个男人不这样啊?”

家暴,只有零次和一百次

面对家庭暴力,像伊希娅的妈妈一样选择缄口不言,默默忍受的不占少数。

《知乎》上有一个问题:家暴的受害者们为什么不选择离开所在的家庭?

这个问题居然有1386个回答,其中的一个高赞回答是家暴受害者的儿子写的。

他从小就亲眼目睹着家庭暴力:爸爸一言不合就打妈妈,而每次过后又流着泪,恳求妈妈的原谅。

一次又一次,直到曾经温柔美丽的妈妈,变得苍老而憔悴。

他不止一次问妈妈:“你为什么不离婚?

妈妈说:

因为这不像鞋里进了沙,说倒掉就能倒掉。这就像是你手上的皮肤,它在那里你觉得没什么,但你不能轻易撕掉那层皮肤。因为失去它会很疼。而女人,总是很怕疼的。

TED上曾有一个演讲《为什么家暴受害者不离开》,讲述者Leisle Morgan从自身经历出发,解释了这一问题的原因。

“因为受害者并不知道施暴者是在虐待她。”

尽管遭受了毒打、辱骂,乃至生命威胁,被害者依然坚信自己是对方的“爱人”,只有自己能够拯救他。”

受害者们自己并不认为自己是受害人,从一开始,便放弃了拯救自己。

0次或无数次,一刀两断或无数次纵容

并不是所有人在家庭暴力中都选择了屈服,一些人站了起来,一些人开始反抗。

Saundra Crockett 是反家暴组织Face Forward的创始人。

家暴,只有零次和一百次

她在28岁那年,第一次遭受丈夫家暴。

那时,她没有丝毫犹疑,直接带着孩子离开丈夫。

这次家暴,给Saundra带来了很大的创伤,她的面部遭遇了细菌感染,以至于无法以这面部示人。

此后的12年里,她不得不戴着面具生活,一个人抚养孩子,生活异常艰难。

可Saundra不后悔,她说:“或许一个人养孩子很难,尽管如此,她也不愿意把自己和孩子留在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男人身边。”

她没有因为家庭暴力和生活困境而意志消沉,而是积极配合医生治疗面部的创伤,还重返校园,开始自己的学业。

并且,Saundra还与自己的整形医生一起建立了Face Forward这个整形机构,帮助和她一样因家暴而面部变形的人。

Saundra说:“我觉得自己有义务站出来,告诉那些正在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,不再纵容犯罪。”

家暴,只有0次和无数次之分。

面对第一次家暴,选择原谅,看似宽宏大量,却将自己引上了一条不归路;

而选择离开,看似残酷,却能真正地救人于水火。

文章的结尾,我想再回到那时的视频。

无论丈夫悔恨过多少次,无论他是否在伤害过后痛哭流涕,你都不用心软。

因为,爱,不能作为伤害和原谅的理由。

家暴面前无小事,唯有社会关怀,家庭温暖,自我觉醒,才能从根源上制止这项恶行。

希望每一个家庭重归温暖的港湾,暴力不再,幸福美满。

注:部分图片选自网上

标签: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作者:柚子皮,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苏柚博客
原文地址:《家暴,只有零次和一百次》 发布于2019-12-17

分享到:
赞(6) 生成海报

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

深切悼念因疫情逝世的每一位烈士与同胞
原此生不再开启灰站悼念,原名单不再增加,一起为武汉祈福,一起为中国祈福!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!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!